內容來自163新聞

中關村十年沉浮錄:從中國矽谷到人去樓空



很多創業者的夢想在這裡萌芽也在這裡破碎,突然而來的搬遷,讓他們彷徨,不知道未來該堅持還是放棄。

商業巨子在中關村發跡、消費電子類產品交易的火爆、創業園的興起,這是你所看到的二十年前的中關村。那時,中關村是中國最大的電子賣場,是北京的地標、中國的矽谷。

如今的中關村則有著截然不同的境遇,到處是一派冷清的景象。電腦城大多關門歇業、3C連鎖巨頭節節撤退......包括商戶、PC廠商、連鎖巨頭在內,整個中關村都在謀劃著轉型,並經歷著陣痛。

從興旺、頹廢、變革、轉型,三十餘年沉沉浮浮,如今的中關村在摸索一條夾雜著互聯網、機器人、創客等多元素的創新之路。

自飲失信苦酒商戶流失超60%

賣場被迫關停或全線消亡

現狀

“不知道去哪,可能搬到河北,也可能不幹瞭。”眼神呆滯地望著遠方,對未來充滿未知,幾天前被通知將被鼎好強制“清掃”的經營電子配件的李先生,如今已經以低價處理的方式將櫃臺裡的產品清空瞭大半。對於未來,他沒有計劃,所能做的就是將手裡剩下的電子產品和配件趕快處理出去。“電子產品更新周期短,貨積壓的時間越長越沒有價值。”

與李先生有著同樣境遇的人很多,在中關村做著小買賣,經歷過風浪,甚至熬過瞭金融危機最困難的那段時期,如今卻面臨被遷移的問題。

“在這裡賣電子產品的商傢,幾乎都是從 小白 到人精一步步成長起來,相當一部分人都是幹瞭十年以上的,也有人因這幾年市場受到沖擊,轉型不順利堅持不住轉而進入其它行業。”一位在中關村經營電子產品近二十年的劉老板稱:“營業額從幾年前的幾千元到現在的不掙錢,甚至有時還虧本,實在讓人提不起興趣。”他告訴記者,要不是有幾個老客戶照顧生意,他早就打包不幹瞭。

“在電腦城裡折騰十餘年,承受著多少人的 踩踏 ,在金融危機的時候曾一度感覺撐不過去瞭,但之後也能慢慢的浮上來,盡管很累,但從沒有放棄。”嘆瞭一口氣,另一位即將開始搬遷的錢先生說:“昨天市場管理的人突然叫我們搬走,實在不知道該去哪、該不該繼續下去。”

從2006年中關村地區房價均價隻有每平米幾千元到如今的突破7萬元,短短幾年中關村房價漲幅之大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如今留在中關村的大多是做買賣和創業的年輕人,老北京人基本遷居它地。但很多創業者的夢想在這裡萌芽也在這裡破碎。突然而來的搬遷,讓他們彷徨。

不僅是鼎好,中關村具有代表性的海龍、科貿兩大電子市場大量商鋪均處於空置狀態,很多商戶或被迫轉行或自行將商鋪搬遷至周邊或者郊區租金更低的市場。

而與鼎好僅有一街之隔的e世界似一座“鬼樓”,與周邊繁華的鬧市區景象格格不入,底下幾層的商鋪早已人去樓空,大門緊鎖,隻有帶紅袖章的保安不時地來回走著。《證券日報》記者看到,海龍也出現整層櫃臺搬空瞭的景象,鼎好的部分商傢已開始大規模遷移,在科貿空位招租的鋪面也隨處可見。由於交易慘淡,商戶流失,櫃臺租金價格從1000元/月到3000元/月不等,比往年減少50%-80%。

曾幾何時,中關村電子城魚龍混雜的環境,幾乎讓每一個進去過的人都心有餘悸,大多數消費者有過受騙上當的經歷,再次進去都會保持高度警惕。在電子城繁榮的同時也充斥著騙局,大量的糾紛和報警,讓原本經營狀況不好的商戶雪上加霜,市場的管理難度增加。記者瞭解到,近兩年,鼎好的商鋪流失率約在60%。中關村的各大電子城曾一度將商鋪七折出租,但還是有大量商鋪空置。

相對其它業態,電子城的誠信水平過低成為其最大問題,隨著不同產品的科技含量降低,市場出現翻新品、劣質貼牌產品等。隨後,賣場誠信、顧客體驗、外部業態的強烈沖擊等等問題愈演愈烈。如今大量的媒體和消費者曝光亦讓導購和商戶經營者非常反感。記者在鼎好地下一層走訪時,一陣爭吵聲引發瞭圍觀,一個導購與消費者因對方打開瞭產品包裝而爭吵瞭起來。當記者舉起手機拍照之時,導購威脅道:“再照就把你手機砸瞭。”

一位海龍大樓管理人士告訴記者,多年來中關村電子城積累大量的誠信問題正在發酵,“每天商城客服部都收到十幾個投訴和糾紛,有的消費者甚至報警。”但對於商傢的處理,他也無奈表示大樓的物業有租賃和私人兩類,情況不同物業處理方式不同,但這次搬遷帶來的損失大多需要商戶自己承擔。

“e世界辦公區以下的商鋪已經全部搬完,海龍的櫃臺也清瞭大部分,鼎好商戶的搬遷也可能就在這兩年內完成。”中關村相關人士表示:“中關村整個地區發生巨變,未來幾年電腦城可能全部撤光,引入新業態。”

作為中國最大的電子產品零售市場,中關村每一個變遷都曾經見證瞭我國電子產業的發展,然而隨著電子市場環境發生巨變,九年前,中關村電子市場開始走下坡路。2009年,海淀區政府發佈瞭《關於加快推進中關村西區業態調整的通告》,不再鼓勵電子賣場、商場、購物中心、餐飲等業態在該區域發展,逐步調整傳統商貿業規模,為高端產業發展騰出空間。隨著傳統電子賣場的褪色,電子產品經營的這一群體將逐步瓦解。如今,電腦城正加速消亡。

記者瞭解到,截至去年底,中關村商業面積已經減少40%,批發零售商傢比2009年減少60%。如今,對於e世界空置的場所如何安置還沒有人能說的明白。e世界物業的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能夠實現統一經營的業主還在招募中。”

如今在e世界大樓上你可以看到國際創客中心、大數據雲孵化等廣告,門口掛著一條赫然醒目的紅色橫幅“業主統一經營簽約處。”

鼎盛時期,市場份額占據70%以上。中關村也因此成為中國最大的終端電子產品集散中心。

然而近年來,筆記本以其無與倫比的價格優勢和龐大的需求人群大規模沖擊臺式機市場,但隻有臺式機可以組裝,故攢機生意越來越慘淡。在原本這一產業最為紅火的太平洋數碼、海龍,記者也幾乎沒有找到一傢專業從事組裝電腦生意的門店,大部分店面以品牌機的銷售為主,順帶攢機。

同時,近年來聯想、同方等PC巨頭銷售萎縮,臺式機的份額減小,致使電腦城整體容量縮小。記者在幾大電腦城調查發現,聯想、同方品牌在臺式機市場占比達70%,其它份額由方正、海爾等占據,有較好售後體系的品牌筆記本仍是銷售的主體。

“攢機需要大量的溝通成本,配件成本也高,利潤低,賣電腦品牌相對簡單些。“海龍的導購小孫告訴記者:“現在攢機客戶大部分是中小企業,機器用來辦公,個人消費者很少。主要是售後不能得到保障,容易引起糾紛。”這個月,小孫所在的商戶組裝電腦生意隻做瞭兩千元,租金都不夠。如今,攢機生意正在變成“雞肋”。

與之相反的卻是品牌廠傢直銷和電商的興起。記者註意到,在鼎好內部已經設立品牌廠傢的直銷點,集中在一個賣場之內,各種品牌各式型號應有盡有。一位銷售人員告訴記者,他們可以提供廠傢的發票和合同,也可以提供組裝機。品牌電腦網上的銷量反而比實體店更好。

除瞭品牌電腦的代理商選擇電商渠道,很多商戶和小商販也選擇自己開網站或者將產品信息掛在別人的網站代賣。

不同於以往走在電子城裡可以感受到的熱情,如今的導購多瞭幾分懶散。記者走在幾個賣場裡看到,商戶的賣傢大部分都是低著頭在看手機,偶爾打下電話。找到一個倚在門口看手機的導購,記者與他攀談起來。他告訴記者,以前來的人多,基本拉到人就能上門買。現在是來的人少,看的多,看到的產品實物還要和網上價格進行對比,最終還是決定在網上買。“吃力不討好的活誰願意幹?我自己開瞭個網站,你掃我下微信,我把鏈接發給你,有需要的隨時找我。”

他說:“除瞭組裝機的客戶需要看實物,其他的散戶,我都建議他在我的網站買,價格比實體店更優惠,又能走量,省去談價環節。實體店的產品就變成展示品。”

“電商的快速發展,正在迅速改變電子城的營銷和生態模式。臺式機市場急劇萎縮的過程已基本結束,目前平板電腦和筆記本占據市場份額70%。攢機生意的衰落是致使中關村電子市場萎縮的一個重要原因。同時,電商的快速發展重擊電腦城等實體店,電腦城遭受電子連鎖巨頭與電商的雙重夾擊。雖然電腦城曾一度希望向IT賣場 商場化 的模式進行轉型,但效果並不明顯。”產業經濟觀察傢梁振鵬表示:“品牌廠傢早與專業的連鎖渠道建立直供合作,今年雙11蘇寧、國美的PC生意高速成長,兩大連鎖巨頭的消費電子產品增速全部在100%以上。這些渠道和銷售方式的變革都加速小商戶的消失。”

“電商帶來的消費模式轉變震蕩整個零售市場,加速電子賣場行業的沒落。中關村不再定位為傳統電子產品交易市場,開始從零散的櫃臺轉型為電子產品大型旗艦店轉型。然而難度很大。”一位IT分析人士告訴記者。

而中關村電子城的IT賣場模式也開始遭到詬病。所謂IT賣場,是商戶向賣場主辦方租賃場地進行經營,商戶和賣場主辦方共同承擔經營、管理和服務責任。這種業務模式,在中國一般被稱為市場經營方式或者市場模式,諸如科技廣場、數碼廣場、電子商城等。IT賣場是電腦數碼類產品投入市場的主渠道,其對全球商業業態模式也作出瞭重大的貢獻。然而IT賣場的變革因其龐大的體量、復雜的利益糾葛、繁冗的歷史原因,而變得極其困難。

為瞭實現中國“矽谷”的願景,中關村IT賣場的經營者也在經歷著“騰籠換鳥”的陣痛。近年來,中關村IT賣場一直在轉型的探索中。九年前,中關村賣場就曾圍繞IT產業發展配套服務業。2006年,中關村海龍電子賣場對面的中科貿,將2萬平方米的攤位改做“中關村科貿服裝商品城”。2007年,e中芯數碼城徹底退出電子賣場競爭,改為寫字樓,同時引入上品折扣銷售服裝。但這一改變並未阻止中關村的衰敗。

此後,將IT賣場現代化的模式再次被探討。海龍集團董事長魯瑞清曾經表示,中關村IT賣場需要打造現代賣場,變電腦城為現代賣場才能有立足之地。科貿負責人也表示:”電腦城轉型後,將啟動O2O模式,探索線上與線下實體店體驗相結合的一種新型模式。”

與此同時,政府出臺一系列政策幫助,鼎好、海龍也開始瞭內部結構調整和轉型,拋棄原有傳統零散的商戶形式,而選擇規模化管理。鼎好曾被視為中關村商圈內轉型較為理想賣場之一,清華科技園、創新工場、國美網上商城及國際技術轉移中心都已進入。鼎好相關負責人表示,鼎好改革的方向是將小商戶、小企業商鋪逐步轉移,配合中關村整體佈局引入大型孵化器。然而舊賣場的不良風氣令許多企業不願進駐,轉型效果並非如願。

2011年,太平洋電腦城關門歇業,拉開瞭中關村電子賣場再次轉型的序幕,之後周圍的海龍、鼎好也相繼成為寫字樓。2015年1月,中關村e世界電子市場底層商鋪全線撤離,e世界宣佈將以整體或整層的方式出租,統一經營,並不再從事電子賣場的業務。曾為中國電子賣場最大代表的中關村地區開始正式向智能化、規模化全面轉型。

“目前看來,IT賣場 商場化 效果並不明顯。由於原本物業存在形式復雜,商傢利益可能存在糾紛,賣場要實現徹底轉型難度依舊較大,隨著行業內部外部的競爭愈加激烈,中關村電子城要走向以IT服務為導向的賣場之路也遇到諸多挑戰。”上述分析人士認為,他們在尋找新的方向。

攢機客戶大規模減少

賣場經營者“騰籠換鳥”

原因

中關村電子市場的繁榮,一度受到攢機產業火爆的帶動。如今,攢機規模的迅速縮減,供給過剩、競爭加劇,中關村電子市場失去往事的繁華景象,然而電商的沖擊,加速瞭電腦城的萎縮。

“裝電腦嗎,比品牌的要便宜七八百元。”剛走進鼎好,一個年輕的小夥之攔住瞭記者,並遞出一張名片和一張報價單。記者看到,名片上印著中關村組裝機超市、技嘉板卡一級代理、華碩板卡顯示器一級代理、承接網絡監控工程等多個頭銜。

從一層到四層,他帶著消費者身份的記者輾轉走瞭多個地方,介紹瞭多傢組裝電腦的店面,期間不時地有店面老板出來與記者攀談。有意思的是,無論這個店老板說的如何天花亂墜,下一個老板總會否決並且告訴記者其中的貓膩,讓記者不要受騙上當。看記者要求較高,話語中充滿質疑,最終他把記者帶到一傢技嘉主板的批發店,告訴記者這裡所有的配件在組裝時都能親自看到。整個過程將近一個小時,卻沒有消費者前來詢問或購買。

組裝電腦在中關村電子市場內部行話被稱為“攢機”,早期攢機產業的火爆帶動瞭電子市場的繁榮。20世紀90年代,動則一兩萬元的筆記本,讓普通傢庭難望項背。而價格低廉的組裝電腦,成為很多個人消費者尤其是學生的首選。據業內人士估算,組裝電腦

生存空間受到擠壓

3C連鎖賣場轉型

轉型

生存在中關村這片商區之內的,除瞭IT賣場之外,還有傢電連鎖巨頭和宏圖三胞等3C消費電子連鎖賣場。如今,他們或撤退、或轉型。在中關村IT賣場大規模轉型的同時,中關村的傢電連鎖賣場在搶占電腦城份額的同時,自身生存空間受到擠壓,另尋自救之法。

以國美、蘇寧為代表的中國的傢電連鎖賣場(3C賣場)誕生時間和IT賣場差不多,都是在20世紀80年代中後期。起初,兩類賣場保持著“井水不犯河水”的關系,傢電、電腦各自分管一攤。而後國美、蘇寧等傢電連鎖巨頭上市,進行新一輪攻城略地的網點擴張、企業兼並,從而擴大經營實力、增強話語權。傢電連鎖巨頭大有要成為IT賣場的終結者之勢,且傢電企業為尋找利潤空間也大規模滲透到IT產品經營,以電腦城為代表的IT賣場市場份額受到擠壓。

作為國內3C行業的領軍人物國美和蘇寧從2006年就開始全力進軍PC產品市場,雖然目前增勢尚穩定,但尚不足以替代IT賣場,不過還是對消費者群體裡起到瞭一定的分流作用。雖然國美、蘇寧曾復制瞭中關村IT賣場、數碼廣場的品牌集群效應模式,傢電產品和數碼產品在渠道、產品更迭等方面的差異還是讓傢電連鎖巨頭吃盡瞭苦頭。以北京為根據地的大中,成為中關村撤店最早的傢電大賣場。而國美、蘇寧也

開始大力發展線上。

如今電商借他們一臂之力,3C產品在期線上線下渠道佈局中銷量快速增長。

與e世界毗鄰、原本位於北京海淀區郵政大樓宏圖三胞中關村旗艦店也面臨生存之困,開始探索互聯網+商業領域轉型。

宏圖三胞進駐北京之初,對手並非放在國美、蘇寧身上,而是中關村電腦城,其將DIY生產線搬到門店,將攢機品牌化,建立自己品牌的一整條電腦生產線。在中關村的這傢實體店,宏圖三胞一度曾想將其打造一間真正意義上的無幹擾、無偏向導購的IT產品商店,並計劃在北京實現擴張,拋出大躍進計劃,與國美、蘇寧、大中貼身肉搏,欲成為中國最大的IT分銷渠道。

宏圖三胞以連鎖經營中的直營連鎖為主要模式,2000年在南京成立,在短短數年內,宏圖三胞大肆跑馬圈地迅速成為國內知名的IT直銷店。其將連鎖經營統一,誕生瞭一種更適合中國IT消費市場的“大規模、標準化、連鎖直銷模式”。這種體系曾讓國美風光一時的“電腦城模式”全數覆滅。目前,受電商影響,以IT零售為主的宏圖三胞無疑首當其沖受到沖擊。

從攢機品牌化、與IT制造企業建立直供體系到以超市模式賣電腦,再到專業的IT連鎖賣場變身為專業的消費類電子產品和服務供應商,宏圖三胞也經歷幾次轉型。

宏圖三胞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宏圖三胞在嘗試做O2O,顛覆電腦城,將實體店面打造為全新的智慧生活零售平臺。”

與此同時,記者看到,在國美、蘇寧的實體門店,其也正加強商品結構調整,減少臺式機等產品比例,反之增加平板電腦、筆記本的展示空間,門店越來越演化為體驗、展示的終端。

“實體店的萎縮,房租店面年年上漲致使IT連鎖企業不斷從中關村退出或轉型。IT商品標準化程度較高,不涉及安裝,非常適合通過電商渠道進行銷售,連鎖巨頭將越來越多地將3C消費電子產品搬到線上。”梁振鵬認為,無論是宏圖三胞還是國美、蘇寧,如今實體店扮演的角色更多的是渠道佈局、品牌展示、售後中心。

智能硬件高科技企業進駐

中關村創新引入新業態

未來

在以海龍、鼎好、e世界為核心的電子商貿“金三角”以及3C連鎖賣場系數轉型的背後,是中關村發展規劃的大規模躍進。

被稱為中關村“三駕馬車”之一的太平洋電腦城在2012年7月宣佈破產,是中關村電予賣場的破壞性連鎖反應的導火線。但即便如此,中關村電子賣場“困境”也沒有得到太多的註意。反之,由於為瞭業績的達成和維護利益,各個地方的IT賣場還是主動或被動選擇繼續堅持目前的業務模式。2011年10月,海淀區中關村新政策正式實施,將現有的IT賣場內的商鋪停租,為大品牌的入駐騰出空間,並未大品牌實施入駐資金補貼,中關村小攤小販迫於政府的強制執行而放棄經營。這成為IT賣場轉型的強力催化劑。中關村中的其它IT賣場也都開始制定的轉型計劃。

為瞭適應市場的發展和變化,2015年3月中關村出臺瞭關於促進智能硬件產業創新的29條政策,從資金、技術、場地等多個方面,為智能硬件產業發展提供支持,不斷推動創新要素在中關村會聚,提出到2017年形成收入規模超過5千億元,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智能硬件產業集群。

在這樣的背景下,會聚瞭7000個多個智能硬件創新創業項目,4000多傢供應商和400萬智能硬件粉絲的硬蛋平臺入駐海龍,被業內視為改變海龍大廈傳統賣場的歷史、成為中關村展廳的重要推手。

記者來到位於位於海龍二層的硬蛋空間,該體驗店展示著眾多智能硬件產品,涉及最熱門的智能機器人、可穿戴設備、智能傢居、供應鏈產業等。

中關村管委會副主任宣鴻在硬蛋空間開業儀式上曾表示:“過去走在這裡你經常被發小廣告的人拉著,今天的中關村將有一個變化,我們要有原創。從清華西門到白石橋大概7公裡,是我們要打造的創業大街,未來的這條大街,將是為中關村和創新創業全部產業提供支撐的有深度的大街,成為資源聚集的大平臺。”

“政府主導的變革本身也是雙刃劍。在較高的門檻下采用優惠補貼政策是吸引有實力商傢最好的手段,但是核心還在於入駐商傢是否能適應消費。中關村的一些列改革可以輻射到全國的IT賣場,政府的規劃、產業格局的規劃需要深入的前期調研工作,要根據地區的消費習慣做到合理的調整,這需要更長遠的目標並找到靈活有效地實施辦法。”業內人士認為。

中關村是中國的獨特印記,留下中國IT發展的痕跡,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夠看到這裡再次出現奇跡。

看客:中關村賣場之死





















本文來源:證券日報-資本證券網 作者:賈麗





新聞來源http://money.163.com/15/1207/03/BA72CLU600253B0H.html

    全站熱搜